面色黑的跟锅底一样身上的味道就连苍蝇落在都

小编:看着许亮,李林的话说了一半,李林指了指这自己身前身后的兵马,意思很明显,就是在问着许亮,是不是真的要和自己打,让本来都是出自幽辽的将士们刀兵相向。 许亮抬起头,躲闪

 看着许亮,李林的话说了一半,李林指了指这自己身前身后的兵马,意思很明显,就是在问着许亮,是不是真的要和自己打,让本来都是出自幽辽的将士们刀兵相向。
 
    许亮抬起头,躲闪着李林的目光,看到了李林身后众多将士们愤怒的视线,而自己身后的兵马呢?都不用许亮看,就已经知道了他们的样子。
 
    “我…………”许亮一张嘴,发现自己竟然说不出来话了,连李林的眼神都不敢直视,更别说是和李林说些什么了,兑奶对着李林拱拱手,拨马回头,缓缓走了两步,有回过头来,仿佛是在对自己说的一般,道:“主公!末将……知罪了!”随即,也不等李林的反应,立即策马回了本阵,随即便立即下令撤军。
 
    “元杰!”太史慈策马到了李林的身边,气恼的说道:“如今这帮狗贼气势低迷,怎么一个冲锋他们就垮了!下令吧!”
 
    “下令?”李林说出了这两个字,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这两个字其实是李林在问自己,自己真的要下令吗?怎么可能,要是真的要将许亮的人马诛灭,李林就不会等到现在,早在清河的时候太史慈就有机会将许亮斩草除根,但是李林特意用急令告诉程昱,切莫不可杀了许亮,那个时候,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李林自己都不知道,就像是现在,是进是退,李林也不知道,面对许亮的毫无答复,李林都不会怎么样应变了,面对自己的手足兄弟下手,纵然如今李林的心已经变得极其阴狠,依旧不愿意轻易下手。
 
    “主公!”太史慈看着李林犹豫不决的样子喊了一声,道:“下令吧!”
 
    “下令!下令!下令!下个鸟令啊!”李林气恼的骂了两句,太史慈愣在一边,李林看了看太史慈,又看了看自己身后的人马,对太史慈道:“你是嫌咱们幽辽的人多啦!非要咱们自己人打自己人消耗一番!”
 
    “但是!”太史慈有些痴呆,不过还是抬起手,指着已经撤退的许亮人马,道:“这个逆贼怎么可以不除啊!”
 
    “走吧!”李林摇摇头,拨马回头,打了一个手势,面前的兵马缓缓撤退。
 
    其实大部分人都明白,根本就打不起来,李林往那里一站,只要是幽辽的人马,何人敢动,就连都已经背叛了李林的许亮,见到李林策马前来,不照样心惊胆颤?当然了,这些是那些士兵想出来了,许亮心里到底怎么想的,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李林大军在理所当然中,缓缓撤退,依旧的斗志昂扬,这样的战争,可比他们打了一场大胜仗还要过瘾,面对背叛者,最大的的伤害不是直接一刀宰了他,而是让他们颜面无存才是最爽的。
 
    回到大营之中的许亮大军,将士们无精打采的坐在那里,兵器都已经随意的扔在了地上,面对着脑袋顶上的晴空万里,他们一个个人的脸上却是乌云密布。
 
    一个亲信跟随着许亮进了帅帐,看着许亮的样子,扭扭捏捏的谁也不敢开口,但是心里想说的都不用他们说也都明白,这样的局面,到底应该怎么处理。
 
    心里看了看几个人,脸上的表情有恢复了那冰冷,一挥手,骂道:“滚出去!”
 
    “诺!”几个人知道自己不敢说,站在这里让许亮看着也是闹心,既然没人说,那就别说了,自然他们决定跟了许亮,那么就只有看许亮自己怎么处理了。
 
    帅帐空荡荡的,就剩下站在主位之前的许亮,阵阵春风吹过,帘子被吹的乱抖,许亮静静的站在主位的案子之前,凝视着那个位置,脑袋之中一个个画面闪过,从带方到乐浪,从乐浪道襄平,从襄平道辽西,北平,高句丽,扶余,乌桓,许亮跟随李林十几年,时间仅次于太史慈,十几年,自己的脚步几乎遍布了幽辽军,乃是深入胡人境地,追杀胡人上千里,但是这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成了过去,如今,自己是叛徒,自己是反贼,自己是人人喊打的狗东西,但是自己…………是多么看到如今自己面前的主位上,坐着是还是李林,自己还是他身旁的将军,为它牵马执鞭,为它横扫天下。
 
    有人要问,许亮既然背叛了了,为何还想着李林在坐回他的主公,可以这么说,若是当初李林的死讯不传来,许亮也不会背叛,那个时候,许亮认为自己是不敢,但是经过了这样漫长而折磨的经历之后,心里明白了,自己永远都不会成为李林,自己永远都无法坐在眼前的这个位子上,当初的糊涂和被利用,如今是付出代价的时候了,许亮知道李林的性格,李林可能会原谅他,但是许亮自己,真的会原谅自己吗?
 
    沉默了好久,时间已经到了中午,春日的温暖真正的到来,一名士兵到了门口,手里端着饭菜,还有一壶酒,众所周知,李林自打用两千人马起家,军中就是严令禁酒的,许亮也是同样不饮酒,但是从许亮背叛李林开始,许亮仿佛就顿顿都离不开了这个东西,可能是用酒精来麻木自己,而众人也发现,许亮压根就从来没有喝醉过…………
 
    “主公,饭菜好了,吃一些吧!”士兵在帅帐的帘子外面从缝隙中看到了许亮伫立的背影低声说道。
 
    许亮从回来就没有在这里出来,而众人不知道,许亮就这样站在这里,已经两个多时辰了。
 
    许亮一回头,冰冷的面孔依旧,缓缓上前,士兵以为他是要吃饭,赶紧进来,谁知道许亮忽然道:“准备三分饭菜!走!”
 
    “啊?”士兵已经,但是许亮不会说第二遍,士兵一看许亮那张冰冷的脸,赶紧拱手道:“诺!”随即飞速的出去,准备好许亮的东西。
 
    还是营中的两个笼子,两个众人都向看,但是谁都不愿意或者是不敢去看的地方,两个比乞丐还肮脏的人,比疯子还痴呆的眼神,不过如今却是也有了些生气,不再是那两双死尸一般的眼睛。
 
    在清河,鞠义本来有机会从后方先抄了许亮大营,但是李林有令,不准要了许亮的命,所以鞠义没有这么做,从而,这两个笼子依旧放在许亮的大营之中,笼子里的人依在许亮的手上,但是他们却是知道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的主公,自己最为尊敬的人,赢了,大胜,直接将许亮这个叛徒打了回来,但是正当他们等着看着己方的人啊乘胜追击,一路将许亮诛杀的时候,或者是他们跟许亮一起死的时候,一切却都平静了,竟然没有人追来,许亮安然无恙的回了幽州,知道现在。
 
    “嘿!老孙!那孙子来了!”因为已经到了春天,所以这两个笼子就直接露天的放在了那里,四周一百步之内不能有人,出了送饭的认可以接近意外,任何人都能进入到一百步之内,当然除了许亮,所有人都没见过这笼子打开的时候是个什么样子。
 
    “阎柔!你他么别老孙子孙子的,弄得我还以为你骂我呢!”
 
    “诶!我这不是跟主公学的嘛!”
 
    “哼!”
 
    “这小子又来了,估计是主公打来了吧!”
 
    “废话!没看到周围那帮士兵拉长的那张脸,比上次在清河的样子还要惨,肯定的!”
 
    “说道好!”
 
    “哈哈…………”
 
    笼子之中,阎柔和孙礼已经成了两个胡子拉撒,面色黑的跟锅底一样,身上的味道就连苍蝇落在上面都能被熏倒下,足足及时两个带有大型化学武器的怪物,但是看到许亮的那一刻,二人依旧可以十分惬意的调笑,不为别的,就是因为看到自己痛恨的人的报应就要来了,就算是下一刻是死,他们两个人照样可以大笑出来…………
 
    许亮冷着一张脸走进,身后跟着两个火头军,手里蹲着肉食饭菜,还有给许亮准备的一壶酒。
 
    到了近前,许亮冷冷的说道:“你们连个将笼子打开!”

当前网址:http://beebuzzz.com/a/zhongqingshishicaibomiaoyouxidenglu/20180530/10.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