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这一路上燕婷婷的心情还当真算是不错的毕

小编:外界的反应并没有影响玄诚道长的讲道,他只是缓缓道:五气朝元乃是我道家一脉的修行技法,不过我今天我谈的并不是修武,而是修意,五气朝元的真谛。 五气朝元当中,心藏神、肝

 外界的反应并没有影响玄诚道长的讲道,他只是缓缓道:“五气朝元乃是我道家一脉的修行技法,不过我今天我谈的并不是修武,而是修意,五气朝元的真谛。
 
    五气朝元当中,心藏神、肝藏魂、脾藏意、肺藏魄、肾藏精。
 
    同时人体五脏也对应天地五行,我道家一脉修身,但同样修的也是天地。
 
    就比如这心藏神,对应的乃是南方赤帝之火,狂猛热烈,躁动不安,如此应该如何修行?
 
    很简单,心藏神,你便要凝心定神,自身的心性便好似一只跳脱的猴子,这便是心猿,你所要做的便是将其降服,正所谓斩尽心猿成悟空,便是这么个道理。
 
    降服住你们自己心中的那只躁动不安的心猿,你的神便有了根,翱翔宇内,皆可归位。
 
    大道至简,无论放在何地其实都是一个道理,就比如佛门一脉讲究四大皆空便是如此。
 
    世俗凡人看世界,往往以人心为主,导致心猿意马,思绪翩翩。而佛心看世界,则是一片澄净。如此才能悟透空虚,领悟禅机。
 
    跟我道家一脉相比,佛门那帮和尚显然更喜欢打机锋,你们可不要跟他们学。”
 
    一席话缓缓讲出来,最后还调侃了一下道门的老对头佛门,顿时让那几个小道童露出了笑容。
 
    而在场其他的那些武者则是神色各异,有些听懂了,有些觉得讲的不错,但大部分的武者却都是一脸的嫌弃,这说的都是些什么玩意?
 
    还降服心猿,四大皆空什么的,真降服住了自己便能突破五气朝元境了?开什么玩笑?
 
    楚休三人倒是露出了一抹沉思之色,特别是楚休,他即将突破到三花聚顶境,对于心境上的修为领悟十分的看重。
 
    那些本来在心境上没什么修为的人自然是感觉这玄诚道士说的都是废话,没什么卵用,但对于楚休来说,这玄诚道人说的这些东西却是让他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这些话对于修炼本身来说是没什么用处的,也增加不了修为,更不是武道的修炼方式,但玄诚道人的一番话却更像是给楚休指了一条明路,只要顺着这个方向走过去,三花可见,五气可期!
 
    谢小楼在一旁喃喃道:“这老道士倒是有些道行啊,你们说他真的不会武功吗?”
 
    楚休摇摇头道:“摸不准,他说的这一套跟武功没有关系,只是纯正道家一脉修心的理论,浸淫道家一脉多年的悟道之人能够参悟出这些来倒也很正常,但如果这老道士若是真会武功的话,那他的实力绝对会超乎我们想象的。”
 
    谢小楼点了点头,这老道士对于五气朝元境的理解可是要比已经踏入这个境界的武者还要透彻几十倍,他若真是武者,那恐怕也是能开宗立派的宗师级人物。
 
    玄诚道人伸了一个懒腰,五气朝元,他这边刚刚讲了一个心藏火,还有四个他准备讲呢。
 
    不过就在这时,人群外忽然传来了一声带着恨意的尖利的女声。
 
    “楚休!竟然是你!”
 
    人群向后望去,一名穿着白色武士服,身形瘦弱的女子此时正赤红着眼眶,指着楚休,一副恨不得生吞了他的表情。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神武门的燕婷婷。
 
    其实原本这次神兵大会燕婷婷是没打算来的,甚至整个神兵大会神武门都没打算参加。
 
    毕竟他们神武门年轻一代里面实在是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人物,来了也只是丢人现眼而已,所以还不如不来。
 
    但燕婷婷之前在神武门呆的闷闷不乐,燕淮南心疼自己的女儿,不想看她就这么一直闷闷不乐下去,所以便打发她来参加神兵大会,但实际上就是来东齐之地散心的。
 
    最重要的是燕婷婷为何如此闷闷不乐燕淮南心中清楚,这一次东齐的神兵大会来的可都是江湖上年轻一代的俊杰,燕淮南也不管对方是大门派出身还是江湖草莽出身了,只要燕婷婷能看上一个,燕淮南便直接同意,反正只要能把岳卢川那个废物给忘掉便好了。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恨意滔天
 
    带着人前来东齐游玩,其实这一路上燕婷婷的心情还当真算是不错的,毕竟岳卢川也死了这么长时间了,而且上次她也听说楚休被几大势力联手追杀到魏郡那边去了,最后生死不知,她的一个心结也算是了了。
 
    所以在来到济州府之后,燕婷婷倒是痛快的玩了两天,今天她也是看天气不错,所以便来镜湖上游船踏青,看到这里聚集了一堆人她便来看热闹,但谁承想在这里她却是看到了那个让她恨得咬牙切齿的人,楚休,他竟然还没死!
 
    燕婷婷没见过楚休,但她如此深恨楚休,自然是从风满楼买来了楚休的画像。
 
    相反楚休却是没见过燕婷婷,他倒是听说过神武门也参与过追杀他等等事情,不过神武门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楚休也没有在意。
 
    现在看到燕婷婷这幅模样,楚休却是一脸懵逼,这女人是谁?怎么一副要吞了自己的模样?
 
    至于其他人看到这一幕,他们却是都露出了一丝暧昧的笑容来。
 
    看到燕婷婷这幅模样,他们还以为是楚休玩了什么负心汉的把戏,始乱终弃等等,这才让人家给找上门来了呢。
 
    不过这时楚休却是皱眉道:“你是谁?我认识你吗?”
 
    一听这话,在场的众人顿时一愣,这是什么情况,女的一副要生吞了对方的模样,男的却是根本不认识对方?
 

当前网址:http://beebuzzz.com/a/zhongqingshishicaibomiaoyouxishoujiduan/20181216/20.html

 
你可能喜欢的: